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 胜的博客

欢迎各层次人士光临本博客(说明:未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日志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我

关心政治、经济、社会与发展,喜欢体育和文艺。(凡是光临本博客的朋友都不必客气,本人非常欢迎,若要评论请先加博友或者不加博友发短信或留言也可,部份原创中有照片和音乐)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我不想说再见  

2015-11-25 18:17:27|  分类: 人文社会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瓢凉水爽《【原创】我不想说再见》
                                         我不想说再见 
                              文/一瓢凉水爽       


                                                 一
    天哪!万万没想到今生今世它居然还能与我结缘,而且被它纠缠上了就再无法摆脱,并在它的不断索取下被它蚕食着,必要把我的生命终止方才罢休,非得医生用那把无情的手术刀才让它离开了我,使我摆脱了被它纠缠不放的厄运。
    今年例行体检结束,我又得到医院一个特别优惠:再复查一遍!
    这个特别照顾,让我,我的家人,我的同事朋友们都不禁大吃一惊,觉得这个优惠来得太意外了,恐怕不是一个好兆头!果然,复查结果:
    我患了癌症!
    这个诊断,不啻一个耳边炸雷,彻底把我震昏了。我不敢,也绝不相信这个结论,医院肯定是闹错了!于是赶紧给在京的亲戚们打电话请他们帮我联系北京的各大医院:我相信首都的医学专家,把希望寄托给了他们
    结果,北京专家们的诊断和承德的结论一样!
    我绝望了!真的彻底绝望了!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你如此残忍的这样待我?我嫉恶如仇,性格耿直,不会随波逐流趋炎附势,也不擅长溜须拍马逢场作戏,难道我做错了吗?!如果按照所谓因果报应之说,那么前世之孽缘我不知道,可是现世中的我,自打记事开始,我也似乎没做什么该遭如此残酷报应的罪孽呀!上小学时课堂捣乱气哭老师好几回,可那都已经被无数次的罚站、挨打惩处过了。刚刚参加工作时因为学会了抽烟曾去邻近农村老乡家偷拿他们悬挂在屋檐下的烟叶,可这值得老天如此凶残地惩罚我吗?此外,我一直是一心为公照章办事,从不敢越雷池半步,老天爷凭什么这么狠毒无情的让我遭受这样的灾难?!
    事已如此,再不能耽搁。于是立刻办理住院手续,住进了病房,等着人家给我动刀子了!经过彩超、胸透、抽血、CT……等等一系列检查后,胆战心惊的迎来了手术通知。
    推进手术室的那天,我紧握住妻子的手,望着她。她似乎明白了我要说什么,也抓着我的手冲我微微点点头,笑了一下,轻声安慰着我:“别紧张,没事的!”
    进了手术室,麻醉师像和孩子说话一样语气和蔼地哄着我“睡觉吧,睡一会儿!等你醒过来手术就结束了。”在麻醉药物作用和他的催眠下,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监护室里。手术的结果也让我彻底清醒真正明白了:我已经成了另类人群——变成抗癌大军中的一份子了!从此我就在生与死的分界线上行走着,稍有不慎,就很可能滑向死亡与世长别了!
    我努力试图着将自己想象成一个沉船中的不幸者,或者是失联飞机中的一员,从山上滚落崖下的大巴里的一名乘客,恐怖袭击中的遇难者,也力图将自己同和我年龄相当或比我小的,已经离世的哥们、朋友、同事们来宽慰自己,比起他们来至少我还活着!可是,我凭什么要这样想象和对比?这样比较就能使自己获得一点点心理平衡吗?不!我不是他们,我只能是我自己,是现实中的“这一个”!现实中的我正在忍受着癌症的折磨,在失望与希望不断反复来回交叉的痛苦中煎熬着。
    短短几天,我就瘦掉了许多,脸上出现了纵横的褶皱,双鬓的白发也迅速地向上向后扩展着,镜子里的我一下子苍老了。妻子那黑瀑般的头发里也迅速钻出一缕一缕的银丝,让人看了心疼。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愁白了头”。愁,真的能使人很快衰老!                                         
                                                二
    医院的走廊里,楼梯间,庭院中,到处是穿着病号服的人们,有的虽然身穿正装,或是便服,但他们的五官或身体的其他各部位器官也已经被那些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肿瘤专家们按照他们的治疗理论给切割、改造、扭曲,变形过了。
    这些人们正在验证着“同病相怜”的这句古话。彼此见面都仿佛老熟人似的点点头,笑了笑,或者聊上几句。话题也无外“你是哪儿呀?”“多久了?”“咋发现的?”等等。官员们有专门的病区,而且他们也似乎不愿交谈这类话题,更不肖于和我们这些百姓们交谈,所以在这些地方看不到他们高贵的身影。
    癌这个家伙的确可怕!它不分年龄,无论男女,更是不讲究道德良善,也不管人体的哪个部位,仿佛嗜血吞命的恶魔,只要被它相中了沾上了,它就不弃不舍,直到这个生命结束了它才随着一起走向虚幻的另一处。
    我刚刚住院不久,正在做着各种检查为手术做着准备的期间。一天,病房里进来一个小男孩,稚声稚气的问我:“叔叔,您是刚来的吗?”
   “是呀!”看着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稚气的小脸,我暂时忘记了愁闷,同他攀谈起来,“你几岁了?”
   “我六岁。叔叔,别害怕!听妈妈说,大夫把那个东西切下去就好了!”他安慰着我。
    真是个孩子,他哪里知道我的痛苦?我无奈的笑了一下,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那胖乎乎的小脸,重复着他的话说:“对!把那个东西切下去就好了!”
    他走了以后,同病房的朋友告诉我:他得的是脑瘤,就住在四楼病区里!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才六岁呀!这位病友又继续介绍说,他是这里的快活小天使!几乎每个楼层,每个楼道,每个病房里的男女老少患者以及病人家属们,连同医院的护士大夫们都知道他,喜欢他,特可爱!
    可是不久,我们从护士的口中得知:他走了!
    护士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们的眼圈也不禁红了,他的父母们更是指不定哭成什么样子!
    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因为他带头搞科研攻关解决了单位一个重大问题,单位一次性奖励他人民币四千五百元。他拿到钱后,又毫不犹豫的自掏腰包添了五百把钱凑成五千整数无偿捐助给了当地一个宏志班学校。学校当然要他留下姓名,并且要给报社打电话,他坚决的制止了。他说你们要是这样,这钱我就不捐了!如果不是前来照顾他的妻子骂他傻而举出种种事例来证明,其中又包括了这件事,恐怕这位做好事不留名的好人会把它带进另一个世界里在那里继续冒这样的傻气。因为妻子暴露了他的好人好事,他还忍不住当着大家的面和妻子狠吵了几句。
    还有一位老人,今年77岁,言谈话语中还明显带着他那个燃烧青春激情时代的烙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中保尔.柯察金的那段关于人生意义的著名的内心独白,他几乎一字不差的背诵下来!退休前在中科院数学研究所工作,从事着应用数学(华罗庚从事数学理论研究时,寻找并发现了数学中的统筹法和优选法在工农业生产中的巨大作用,它可以提高工作效率,改变工作管理面貌因而大力推广。这位老先生把它称作是应用数学。)的推广和普及工作。他衣着朴实,说话也同样的朴实无华。和前来探望我的儿子谈话时,他告诫我的孩子“别一味贪求名利,只要人生活得有意义就好。”
    谁说好人有好报?这些善良的人们此时正因为这个可怕的癌症躺在了医院里被折磨着,或者已经被夺去了生命!都说天有眼,可是老天的眼睛睁开着吗?如果他真的睁开眼睛,就应该让那些贪官污吏、地痞流氓、走私贩毒和盗窃抢劫分子,以及那些把屠刀砍向无辜人们的暴匪,大讲着民主自由却不断把战火燃到世界各地的战争贩子们都患上满身癌细胞,躺在病床上不停向上帝忏悔着,用不着手术,因为他们的灵与肉早就已经扭曲成了恶魔,只不过白披着一张人皮而已。
    据说我们国家已经成为癌症多发地区!是的,环境严重污染,添加剂、防腐剂、以及农药等等的滥用,别说癌症了,什么病都可能出现,都会让人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传闻联合国有一笔专项基金,用来奖励彻底攻克癌症人们。然而肿瘤专家学者们似乎不愿意把精力花费在彻底防治根除癌症,让癌细胞像牛痘病菌那样在地球上彻底消失。他们更热心的是用手术刀改造人体器官把人变形,津津乐道于手术的如何成功和手术成功率多少,满意欣赏着被他们手术后的病患者们带着被切除扭曲改造的器官走出医院大门,并且从此拜拜,再不理睬他们今后如何怎样,他们兴奋的等待着下一位癌症患者的到来……。试想,如果我们没有论文造假,专家学者们不那么热心从政,不把目光只盯向金钱,……如果各国都和平相处,把军备竞赛的钱都放在了科学研究上,自然保护上,世界大同,那么,什么癌症,艾滋病等等都会不在话下,都会被人类所消灭的!是不是这样?
                                              三
    钱花的真如流水一样,隔不长时间,一张押金催款单就放到了面前。这让我真的体会到了“视金钱如粪土”的感觉,也尝到了“挥金如土”的滋味。每收到这样的单子就立刻去结算处把成叠的钱送进了那个张着嘴巴的窗子里,任由他们一张张的数去。我不禁想起了那个得了脑瘤而不幸离世的孩子,他们家是安徽农村的,老远的跑到北京来,希望这里的专家们能够挽救住他们的孩子!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们四处借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然而,最终不但没能留住孩子,还欠了一笔数字骇人恐怕拼了这辈子老命也难以还清的借债!
    我不得不感叹人的求生欲望和生命力的顽强!他个子不高,背驼得使他不能直立,走路的时候只能俯视看着地面,只有坐着时才能平视,望着从地面到正常人们臀部的那一片前方。除了双休日,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都会在医院门诊大楼门口看到他的身影,他是为票贩子挂专家号的受雇者之一。为了生存,夜晚他就睡在这里,直到第二天早晨五点大门开启时再进入大厅挂号的窗口前等待着医务人员七点半上班挂号。每天起早贪黑的在这排队,就为了挣点能够让生命继续维持下去的钱。而这类人还不在少数,有男有女,也有夫妻俩都干这行的。每次政府相关部门对票贩子实施严打时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有时医院保安们接到上级部署也会毫不客气地将他们轰赶出去。可是等到挂号窗口打开时,排在每个窗口前面的仍然是他们这些人!这里面的猫腻可想而知。固然,他们手中的专家号是要高价出售的。人们都寄希望于北京,毕竟是首都,人精子呆的地方,稍微差一点的也难以在这混下去。而人们又大多青睐于专家,北京又一定是一流专家们聚集的地方。人们相信这些首都的专家们能起死回生,挽救住他们或他们亲人的生命,所以纷纷奔向这里,而且期盼着必须挂上专家号。
    于是,问题来了!当地人不愿意起五更爬半夜的去排队,外地人又不知如何能挂上专家号,即使知道了也很少如此受累吃苦排队等候,所以他们这类人就应运而生了。换个角度看,如果说专家们不能够根治顽固的毒瘤,只能用手术刀将人们的五官或者脏器变形就是救死扶伤了,那么,这些人是不是也算是舍己为人帮助了那些不能排队挂专家号的病患者们呢?专家们因为是专家,病患者给予他们的挂号费就必须高于普通号,而这些人们为病患者付出了辛苦劳累是不是也应该得到相应的报酬呢?所以,他们手中的专家号也就相应的高于医院里的专家挂号费了,病患者们为了能够尽快的得到专家们的治疗,也就只好掏腰包付出他们的血汗钱来买这些人手中的专家号了。
    有规定不允许收受红包,病区走廊墙壁上也挂着“绝不索要红包”,“拒绝收受红包”字样的宣传栏。但是各个医院的专家们是可以学术交流的,这谁能阻挡?这些专家们在相互交流会诊或手术时,医院会告诉患者为了确保他们的病症得到更好的治疗,他们邀请了另一家医院的专家前来参与手术或会诊,因此,需要病人给前来会诊手术的这个专家费用,算作是劳务费吧。这笔费用少则数千多则过万,可以不给,但人家专家也可以不来。至于治疗好坏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病者们自己考虑吧。为了保住命,算来算去还是只好认掏!
    住院费,打针吃药费,各种检查费,手术费,加上高额买来的专家挂号费,额外付出的请来的专家劳务费……老百姓真的是病不起!
    那么,这些号称专家的专家们又有几个是配得上专家这个称号的呢?爱人在陪伴我看病期间,也想顺便看看中医。当时我还没有做手术,因为知道挂专家号需要起早排队等候,便和她早晨五点多钟就赶紧乘车去了一家老三甲中医院,到了地方刚刚六点钟多一点,可各个挂号窗口前面就都已经站有二三十位了。我们俩分站两队,幸好排上了妇科专家号,等到下午三点多才看上。进到屋里,这位中医专家也没如传统的给她望闻问切,只是询问了几句后,便开了个单子,要她先去拍个彩超看看,然后就叫下一位进来就诊!
    哇靠!中医!专家!这就是我们匆匆乘车急急赶来辛苦一大早晨又等了多半天让专家看病的结果!
    如果我们实行一种类似工程终生负责制那样的制度,医生们给病人看病开药同时,再开具一份对这个病人负责到底的责任书。有了这个责任状,也许这类专家们也就少了许多,也许医生们也就不会为了多挣票子给患者随便开出什么药方,也许就不会有病人出院后就再不理睬不管他的死活现象发生了,或许医患的矛盾也会因之减少。

                                                四
    英国著名医学专家理查德.史密斯曾说:患癌而死是最好的死法。因为癌症患者会有时间向亲友告别,反思过去,留下遗言,甚至重新回到某些特别地方追忆过去……
    耗时六个小时的手术让我经历了一场类似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小小轮回,因此也使我如这位可爱的学者说的那样开始了认真反思,追忆过去。也因此为自己当年曾经那么不自量力的在尔虞我诈你争我夺互相算计中,居然还那么认真任性拼命执着而感到可笑可悲又可怜。我这是何苦呀!争来争去的结果不但没有为自己得到什么,反而使自己失去很多。如今的我正如被贾宝玉踹了一脚的袭人那样,看见自己吐出的竟是“一口鲜血在地”,“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
    恐怕人都是有这个毛病吧,得意时便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地为自己规划着未来,梦想着如何夸官显赫荣归故里耀祖光宗,却忘了想想自己一旦失意时将会是什么样子。看看那些落马的高官被打的老虎们,哪个不是在位时趾高气昂,他们有谁想到过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古老的警世名言呢?我虽然不能同他们相比,而且所为与结果也不一样,他们是在位时贪得无厌而沦为了阶下囚,而我则是曾忘我拼搏付出成了癌症患者。但今昔对比后的感慨应该是一样的,那就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所以如此,那就是我们都把所谓的幸福理解错了!何为幸福?经历了这个“从生到死”的小小轮回,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幸福,那就是身体康健,阖家平安,这才是最大的幸福!
    我想到过死!很简单,家乡的山不高,但多险峻。揣上一壶酒,带上几块熟食,在山顶上大喝猛嚼一顿,然后只需身子稍稍一倾斜便一了百了万事皆空了。还听说喝酒就着安眠药吃会在睡梦中死去,这样的结果可能会更好一些,没有了死亡前的恐怖!
    可是我这样做就真的解脱了吗?看看日夜在我身边服侍操劳的妻子,她不离不弃满怀期待的照顾着我,安慰着我,竭力地要领着我走出悲观失望的阴影,看看正在努力复习准备考研的儿子,还有毫不犹豫的纷纷把数万元钱款打入我账上的弟弟妹妹们,我有什么资格选择自杀这条路呢?是的,得了癌症不等于就是死亡,有那么多实例证明着只要乐观笑对,无畏的和它对视,它也会像个狐假虎威外强中干的胆小鬼一样退避三舍向我缴械,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和亲友们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我绝不能向这个病魔投降,我将会依然如旧的拿出我的勇气笑着面对迎来的一切。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我不是所谓凤凰,但我是能够直立起来,高昂着头直视前方的人,我不能因此倒下不再站起,相反,我倒要拿出人所具有的勇气和自信,直视着这个叫做癌的家伙,我倒要看看它能奈我何!是的,我还有亲人在,还有朋友在,网络中从未见过面但早已心知的朋友们也给我打电话发短信留信息问着我“干什么去了”,这些热心关怀着我的人们就是我的靠山和鼓励,我不能就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他们!
    而且我还有很多大事要做:曾经计划好退休后要旅游祖国各地欣赏大好河山会会远在他乡未曾谋面的网友们,我的写作计划也尚未完成……现在,我完全可以提前办理退休,有时间完成我的这些宏愿了!是的!我不能轻易离开这个世界,我没有理由轻易的放弃属于我的生命!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正所谓“神马都是浮云”,只有生命是自己的,是最现实的,除此之外一切均为身外之物。此时的我好像真的悟了!是的,如果我把自己看作是病残之躯,那么我就是病患者的“这一个”,可如果我眼中无所谓病与非病,那么我就是一个同所有人一样的健康者!
    感谢妻子,她对我一直无怨无悔不舍不离,关键时刻还是她一直陪伴身边。感谢儿子,他让我看到了希望,他将来一定会比我有出息。感谢我的亲人们,在我面临难关时向我伸出援手,让我感受到了亲情的无比强大。感谢我的所有朋友们,包括网络上的朋友们,他们让我又充满了期待和憧憬,爽朗豁达的笑声又回到了我的差点失去的灵魂里。感谢蓝天白云旭日夕阳,甚至还要感谢翻滚的乌云和瓢泼的暴雨,以及严寒酷暑败柳残荷,自然在我心中,我与自然同在。
    有了这些,我难道还不知足还觉得不够吗?不!我满足了!是的,我满足!此时此刻我心无别想,只想对这个世界,对我的所有亲朋好友们大声说:对你们,我不想说再见!真的不想!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